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国际化水平比较研究
发布时间:2018-06-2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浙江社会科学 字号:[][][]
分享到:

一、引言

2016 年,中央相继出台《长江经济带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规划纲要》)与《长江三角洲城市群发展规划》(以下简称《发展规划》),基本确立长三角“一核五圈四带”的网络空间布局,并明确指出:长三角城市群要“充分发挥上海国际大都市龙头作用,提升南京、杭州、合肥都市圈国际化水平,以建设世界级城市群为目标,在科技进步、制度创新、产业升级、绿色发展等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加快形成国际竞争新优势”。

杭州、南京等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紧密对接《发展规划》,相继出台城市国际化建设方面的专项指导意见。但是,由于各个城市在功能定位、历史文化、产业特点、发展阶段等方面存在一定差异,在国际化建设过程中,侧重点也有所不同。为综合评价五大中心城市国际化建设的相对水平,本文将吸收并整合天津、广州、深圳、成都等城市国际化研究中的指标体系,从经济发展、基础设施、人居环境、人文交流等四个方面构建城市国际化水平评价体系,以上海为参照,对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进行国际化水平的比较研究, 查找各个城市在国际化进程中的优势、潜力、短板与不足,以在下一阶段城市国际化建设中有针对性地扬长补短,进而为全面提升长三角城市群的开放水平、积极参与国际竞争与协作、建设有国际影响力的世界第六大城市群提供参考。

二、研究现状

当前, 大部分学者认为城市国际化的基本要素应包括参与国际化分工与合作的经济实力、参与国际交流的硬件基础与环境以及能够顺应国际化发展潮流的开放体制。

在国外,米尔顿·弗里德曼(1996)提出的世界城市衡量标准,包括主要的金融中心、跨国公司总部所在地、国际性机构集中地、第三产业高度增长、主要制造业中心、世界交通重要枢纽以及城市人口达到一定标准等7 大指标。联合国伊斯坦布尔城市年会提出的城市国际化指标体系, 则包含经济发展水平、城市产业结构、基础设施水平、社会开放水平与经济对外交流水平等5 个方面的17 个具体指标,以测算城市国际化发展的绝对水平。《外交政策》杂志社、A.T.科尔尼及芝加哥全球事务委员会等机构合作构建的全球城市指数(Global Cities Index)则从商业活动、人力资本、信息交流、文化体验以及政治参与等5 个方面的24个指标,进行城市国际化程度评价。

在国内,对于城市国际化水平的评价研究,开始于上世纪末,并形成一定的研究成果,但是根据研究对象的不同,构建的评价体系结构、侧重点有所差异。国家计委外经所课题组(1997)提出的经济国际化,包括贸易国际化、资本国际化、生产国际化以及对应的政策、体制和技术标准国际化等4 个方面。倪鹏飞(2006)提出,国际化评价要从经济国际开放度与人文国际开放度两个方面进行评价,构建包括对外贸易依存度、外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外企占城市总企业的比重、移民人口指数、外语普及率与外来文化影响等6 个二级指标的评价体系。成都统计局(2013)针对成都国际化城市建设,从经济实力、国际影响力、开放合作环境、城市品质等4 项一级指标,并对应18 项二级指标,构建评价指标体系,并每年发布成都城市化水平统计监测报告。姚宜等(2016)设计的城市国际竞争力评价指标体系未设置一级指标, 而从经济实力竞争力、金融竞争力等10 项二级指标进行国际竞争力水平的综合评价。海闻等(2014)设计的深圳国际化城市建设指标体系,从经济开放、创新文化、宜居宜业、国际影响等4 项一级指标并对应25 项二级指标,对比北京、上海、纽约等代表性国际化城市来综合评价深圳国际化城市建设的相对水平。陈怡安、齐子翔(2013)设计的滨海新区国际化评价指标体系则包含基础指标与核心指标等2 项一级指标,经济规模与结构、居民生活水平与质量等8 项二级指标及41 项三级指标,但是部分指标的可得性较差,获取难度较高。

三、评价体系的构建

(一)比较对象的确定

根据《规划纲要》和《发展规划》,基于城市定位、发展水平、发展特征、城市能级等要素相近的原则,本文将以上海为标杆,选取南京、杭州、合肥、宁波与苏州等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作为比较研究的对象。《发展规划》虽未明确将苏州作为苏锡常都市圈的中心城市, 但根据苏州的经济规模、发展水平与城市能级,本文拟将苏州定为苏锡常都市圈的中心城市。

(二)评价指标的选取

当前,针对评价对象的不同,不同学者所构建的国际化水平评价体系在框架结构与指标选取等方面有所差异。为确保原始数据的可得性、可比性与相关性,本文将吸收并整合天津、深圳、广州等城市国际化评估体系中的相关指标, 选取经济发展国际化、基础设施国际化、人居环境国际化与人文交流国际化等4 项一级指标;综合经济、国际贸易等14 项二级指标;人均GDP、港口集装箱吞吐量等41 项三级指标,构建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的国际化水平评价指标(见表1),对五大中心城市进行国际化水平的综合评价。

(三)权重分配与调整

本文按照“一级指标权重管住,二级指标权重适度调整”的总体原则,在平均分配的基础上,再根据指标的相对重要程度对指标权重进行微调,例如:适当降低港口发展等个性指标的权重,而相应提高空港发展等共性指标的权重。

(四)数据收集与处理

本文将通过查阅各个城市的统计公报、统计年鉴等方式, 并结合网络搜索结果, 收集所需数据;部分数据,将根据评价体系的要求重新计算。

为增强城市间的可比性,并与标杆城市上海进行直接比较, 本文将采用修正的最小-最大标准化法,以上海的对应数据为参照,对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相比于Z-score 标准化法,修正的最小-最大法既能进行对象城市间的比较研究,又能测算这些城市相较于目标城市上海的国际化建设进度。

对于正项指标:Xij*=XijXj;对于逆向指标:Xij*= XjXij如Xij*>1,按1 赋值。其中Xij 、Xij* 分别为第i 个城市、第j 个三级指标的原始数据与标准化数据,Xj为第j 个三级指标的上海数据。

四、评价结果的分析

代入课题组收集并经标准化处理的各个城市的相关数据,先分别计算三级指标,再逐级汇总计算二级指标与一级指标,最后计算综合得分,得出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相对于上海的国际化水平的综合评价结果(如表1 与表2 所示)。

表1 长三角五大中心城市国际化水平评价结果

数据说明:(a)苏州的相关数据为苏南硕放国际机场;

(b)以中国智慧城市排名数据(2015)替代;

(c)以教育部中外合作办学监管工作信息平台的数据为准,参见http://www.crs.jsj.edu.cn/index.php/default/index/sort/1006。

表2 长三角五大中心城市国际化水平综合评价结果

(一)综合评价结果分析:苏州凭借较强的经济与研发实力排名第一

根据评估结果, 五大中心城市国际化水平综合评价结果如表2 所示, 与长三角城市群规划的定位存在一定偏差: 苏州凭借较强的经济与研发实力,以50.37 的综合得分排名首位;杭州与南京分列第二、第三位,尽管相比苏州有较为明显的距离,但是杭州、南京之间的分差仅为0.09,竞争态势较为激烈;宁波综合得分44.61,排名第四,与杭州、南京相比有一定差距,但与排名第五的合肥相比,优势也较为明显,短期内“保四争三”的竞争格局较为稳固;合肥综合得分仅为30.32,与其余四个城市的差距较为明显。

(二)分项评价结果分析

1. 经济发展国际化:苏州以较大优势排名第一该项一级指标的排名, 五大中心城市与其各自的经济实力基本一致: 苏州凭借较强的经济实力与显著的外向型特点,以66.99%的得分率与较大的领先优势排名第一;杭州排名第二;宁波与南京得分率非常接近,分列三、四位;合肥以28.81%的得分率排名第五。

在4 项二级指标中,“综合经济” 指标的表现最佳,平均得分率为85.28%,显示长三角五大中心城市的经济总体表现较好;“开放平台”与“产业发展”两项指标的表现欠佳,平均得分率分别仅有28.41%与31.45%,显示出五大城市的经济外向型特征与发展层次,与上海相比存在较大差距。

根据方差计算结果,“国际贸易”指标对排名的影响最大,凭借“进出口贸易总额”指标的显著优势,得分率最高的苏州,不仅高出南京与杭州近一倍,更是高出合肥近5 倍;于此同时,“产业发展”指标得分最佳均衡,得分率最高的杭州仅比最低的宁波高出12 个百分点, 而后者的排名靠后主要是因为“研发总投入占GDP 比重”指标上失分较多。

在13 项三级指标中,“人均GDP”指标得分率最高,除合肥的70.9%外,其余四个城市均为满分或接近满分;“境外投资额”、“外资金融机构数”与“国际会展场次”等3 项指标亟待改善,平均得分率均不足10%。

根据得分率的方差,“贸易依存度”与“离岸服务外包总额”两项指标的影响最大,其中苏州在这两项指标的得分率最高,约为合肥的5 倍,其深层原因是苏州一直致力于通过投资商环境的优化来推动外向型经济的发展; 而宁波在离岸服务外包方面同样表现不佳,仅为苏州的1/5,这与宁波在相关领域龙头企业的缺失与专业人才的缺乏有很大关系(栗菲等,2010)。

2. 基础设施国际化: 宁波凭借港口优势排名第一

该项一级指标中, 宁波凭借宁波舟山港的显著优势排名第一, 拥有内河港口的南京与苏州分列第二与第三,杭州与合肥则因为缺少沿海/沿江港口,“国际标准集装箱吞吐量”指标得分为零,排名分列第四、第五。其中,合肥与其他城市相比,差

距较为明显, 不仅得分率较宁波低25 个百分点,而且4 项二级指标均排名第五。

在4 项二级指标中, 相较另外3 项更能反映城市区位优势与首位度的指标,“网络覆盖” 的平均得分率最高,为67.17%,显示出五个城市在信息化建设方面取得的显著成效; 而最能反映城市首位度的“空港发展” 平均得分率最低, 仅为14.41%, 也从侧面反映上海在长三角开放战略中无可比拟的龙头地位。根据方差计算结果,“港口发展”对排名的影响最大,其中宁波得分率是合肥的近17 倍。

在9 项三级指标中,“无线网络覆盖率” 平均得分率最高,达到82.29%,各个城市的得分也较为均衡;“空港货邮吞吐量”的平均得分率最低,仅为5.28%, 显示出各个城市在空港物流方面相比上海的巨大差距; 根据方差计算结果,“港口集装箱吞吐量”与“港口货物吞吐量”两项指标的影响最大,几乎决定了该项指标的最终排名;有两个城市的集装箱吞吐量为零, 苏州与宁波的港口货物吞吐量约为合肥的10 倍。

3. 人居环境国际化:平均得分最高,发展最为均衡

在所有4 项一级指标中, 该项指标的平均得分率最高,为62.46%,得分也最为均衡,显示出各个城市在环境改善方面取得的较大成就。其中,南京凭借“外籍常住人口数”和“国际医疗机构落户数”两项指标上的显著优势排名第一,宁波、杭州与合肥得分率比较接近,分列二到四位,苏州则由于在“24 小时过境免签或落地签政策”指标上的失分,位列第五。

在3 项二级指标中,“生态环境” 的平均得分率最高,为95.76%;“语言环境”的平均得分率有待提高,仅为28.12%;根据方差计算结果,“公共服务”对排名的影响最大,南京的得分率是苏州的两倍有余,尽管主要是“24 小时过境免签或落地签政策”所致。

在7 项三级指标中,“人均公共绿地”的得分率为100%,均优于上海;“外籍常住人口数”的得分率最低,仅为6.24%,显示出各个城市相比上海这座国家对外开放桥头堡的巨大差距,也表明各个城市在提升对国际留学生吸引力的同时,应当努力提升医疗水平、教育条件与签证便利,进而提升对外籍人士的吸引力;根据方差计算结果,“24 小时过境免签或落地签政策”的影响最大:如果剔除该项指标的影响,苏州的排名将上升至第三位,仅以微弱的劣势落后宁波,杭州与合肥也将分别下降一个位次。

4. 人文交流国际化:总体表现欠佳,杭州以微弱优势居首

所有4 项一级指标中, 人文交流国际化的总体表现欠佳,平均得分率仅为32.87%。其中,杭州凭借“入选国家‘千人计划’人数”、“国际旅客人数”、“国际友好城市”等指标的优势领先苏州排名第一,南京排名第三,宁波以较大差距位列第四,合肥的劣势同样较为明显,得分率不及杭州的1/3。

在3 项二级指标中,“国际文化” 指标的得分率最高,为40.85%;“创新文化”的得分率最低,仅为28.15%,但根据方差计算结果,对排名的影响却是最大,苏州的得分率是宁波的近8 倍,显示出苏州在研发实力方面的显著优势。

在12 项三级指标中,唯一不具备涉外因素的指标———“每十万人拥有博物馆数” 的得分率最高, 为95.56% ; 而最能反映城市首位度的指标———“国际组织总部和地区代表处数 (商会、协会代表处)”得分率最低,仅为1.364%,南京除外的其余四个城市,此项得分率均为零,亟需根据城市产业特点与区位优势, 争取国际组织或国际协会代表处的落地, 例如宁波可积极争取国际港口或海事组织的地区代表处, 杭州可积极引进国际贸易领域的组织或协会的地区代表处。

根据方差结算结果,“国际友好城市与友好交流城市数”与“国际专利申请数”两项指标对排名的影响较大。其中,南京在友好城市方面的得分率是合肥的近5 倍,而苏州在“国际专利申请量”指标上的得分率更是合肥的十倍有余, 显示苏州在技术创新领域的显著优势。

五、长三角中心城市推进国际化建设的典型路径

上海与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 为系统对接国家“一带一路”发展战略,在十三五规划中均明确提出建设国际化都市的宏伟目标,南京、杭州、宁波还相继出台城市国际化建设的指导意见与行动纲要。由于各个城市的功能定位、发展阶段等方面的差异,各个城市立足自身特点,在城市国际化进程中各有侧重,探索各自的有效路径。

(一)上海:以集聚国际化资源要素为导向的全球城市

以“四个中心”建设为目标,以香港、新加坡、伦敦等国际化大都市为参照,以集聚金融、物流等国际化资源要素为导向,上海的国际化建设,既是国家战略部署的宏观需要, 也是上海区位优势与商业环境的现实结果。

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稳步推进。截止2015 年底:已有230 家外资金融机构在沪开展业务,其中绝大部分都将中国区总部设在上海: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外资银行名录中的40 家外资银行,有31 家的中国区总部位于上海。2015 年,上海证交所交易额均跃居全球第二, 市值总额位居全球第四。上海自贸区的成立,更让上海进一步成为人民币国际化与离岸金融的重要阵地。

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卓有成效。凭借独特的区位优势以及雄厚的经济腹地,上海紧密对接“一带一路”与长江经济带两大国家战略,深入探索自贸区与航运改革的融合发展, 在全球航运业整体低迷的大背景下实现较好发展。截止2015 年底,约1500 家国际海上运输企业在沪从事经营,全球九大船级社均在沪开设分社; 集装箱吞吐量已连续6 年稳居全球首位; 空港货邮吞吐量连续8 年位居全球第三;根据《新华—波罗的海国际航运中心发展指数报告》(2016), 上海连续两年排名国际航运中心第六位。

(二)杭州:以重大全球活动快速提升城市国际化能级

以承办2016 年G20 领导人峰会与筹办2022年亚运会为契机,杭州着力改善城市软硬件设施,加快营造国际化的创业、生活和人文环境,努力实现从国际旅游城市向国际化大都市的完美蜕变。

在城市国际化进程中,杭州特别注重西湖、大运河两大世界文化遗产的保护与发掘, 努力提升城市的文化内涵,在国际交流中讲好“中国故事”。“十三五”期间,杭州还将实施“杭州城市记忆工程”,挖掘良渚文化、吴越文化、南宋文化等传统文化精髓,弘扬“精致和谐、大气开放”的人文精神,彰显杭州独特的文化特质。

长三角五大都市圈中心城市中, 杭州凭借较高的国际知名度与良好的旅游环境, 在国际文化交流领域取得较为突出的成效,特别在“国际友好城市与友好交流城市对数”、“国际体育赛事”、“国际旅客数”与“出境旅客数”等涉外元素较高的指标上,均有较为显著的优势。

(三)南京:立足人文科教优势增加城市国际交流深度

相比其他城市,作为科教重地的南京,充分利用其文化教育优势、城市功能优势和高端人才优势,在教育领域开展多层次、宽领域、全方位的国际交流与合作, 立足人文科教优势增强城市国际交流深度。

为吸引外国学生来南京就读研修, 南京于2013 年设立南京市政府外国留学生奖学金,每年给予总额2000 万元的支持;在此基础上,从2015 年开始,对来自友好城市或友好交流城市的外国留学生, 给予每年平均不超过15 万元的全额奖学金计划,且资助对象适当向“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倾斜。得益于此,每年来南京求学的学历教育留学生人数已突破1 万,并以每年15~20%的速度迅猛增长。

与此同时,为推动学校的对外交流与合作,南京于2012 年6 月成立市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并成功推动100 多所学校(包括市属高校、中小学校与教育科研机构) 与国外及港澳台地区学校建立友好交流渠道, 促成中外合作办学项目50 余项,其中教育部认证的中外合作办学机构3 家, 均位居五大城市之首。南京还以“青奥会”为契机,积极发挥106 所“青奥示范校”作用,期间与参赛国(地区)学校开展缔结友好同盟活动,进一步扩大了南京教育的国际影响力。

(四)苏州:以产业国际化带动城市国际化的典型区块

作为长三角地区的经济重镇, 苏州一直致力于优化营商环境, 通过外向型经济和产业国际化带动城市国际化进程。

以苏州工业园为例, 作为全国首个中外合作的工业园区, 从规划建设到招商引资再到公共服务, 都成功复制新加坡的经验。截止2015 年底,148 家世界500 强企业在苏州投资设立企业400多家, 并由此带动一大批具有自主品牌的本土配套企业发展。

经过2005 年的转型升级及2015 年的供给侧改革, 苏州也逐步完成从外资生产基地向外资研发基地的转变。截止2015 年底,获得江苏省级认证的外资研发机构就有383 家,占全省比重超过2/3;其中独立研发机构33 家,占全省比重超过1/3。

2015 年,苏州全市PCT 专利申请908 件,位居全国第四,仅次于深圳、北京与上海。此次评估中,苏州在“创新文化”指标上拥有绝对优势。

(五) 合肥: 举全省之力建设长三角国际化副中心城市

《发展规划》将合肥定位为长三角副中心城市,提出要“努力提升合肥都市圈国际化水平”的任务要求,但是相比其他中心城市,合肥城市国际化建设起步较晚,2012 年成立第一家出口加工区,2015 年才明确提出建设国际化大都市的规划愿景。此次评估中,合肥不仅综合得分排名第五,4项一级指标中有3 项排名第五,13 项二级指标中也有9 项位列第五。

尽管如此,安徽将在十三五规划期间,举全省之力支持合肥建设国际化的长三角副中心城市。经过上一轮行政区划调整, 合肥的空间布局与发展潜力得到明显优化,由此确立的“大湖名城、创新高地”的发展愿景也得到省里的极大支持。在安徽省“十三五”纲要中,明确提出将全力支持合肥创建国家级滨湖新区与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将合肥经济圈打造成安徽省的核心增长极, 并在综合交通体系、产业转型升级、开放平台创建等方面加大支持力度,力争在2020 年前实现国际化都市框架的初步成型。

(六)宁波:努力跨越以港口为依托的经济国际化阶段

作为沿海开放城市, 宁波在很多一段时间都将建设现代化国际港口城市作为城市发展目标,并以港口为依托, 在经济国际化方面也取得较大进展:以保税区、出口加工区为主要载体的开放平台建设起步较早,成果也较为明显;中意宁波生态园、北欧工业园、中东欧工业园等中外合作特色园区建设有序展开,提升国际产业合作;国家级梅山新区的创建也得到省里的全力支持。

在经济国际化既有成果基础上, 针对人文环境与国际交流领域国际化建设的相对滞后, 宁波于2014 年制定颁布《宁波市加快推进城市国际化行动纲要》,将在未来15 年内,加大国际学校、外资医疗机构、双语环境等方面的投入力度,并扩大与联合国驻华机构、世界银行、世界卫生组织、国际航运协会等国际组织的交流与合作, 争取国际组织分支机构落户宁波,力争用10 年时间将宁波打造成为长三角城市群的区域性中心城市。

六、结论及建议

各个城市在国际化建设中取得较为明显的成效, 但是此次评估也反映出各个城市在国际化建设发展的不平衡性较为明显, 城市间的分化现象也比较突出,建议在十三五期间加以应对,以实现城市国际化建设的全面提升。

作为长三角的龙头, 上海尽管在集装箱吞吐量与货邮吞吐量等方面已处于全球前列, 但在航运保险、航运金融等专业领域渗透率较低,全球份额不足1%,下一阶段应当对标香港、新加坡、伦敦等传统国际大都市, 加大相关领域的人才培养引进与政策支持力度,在更高层次参与国际竞争。此次评估中,上海在城市生态环境建设方面,特别是“人均绿地”指标,与杭州、苏州、南京等城市相比,存在明显差距, 未来应当进一步优化城市功能布局、提升城市环境质量。

杭州,尽管在空港发展、语言环境等方面,较上海有较大差距;但与其余四个中心城市相比,各方面发展较为均衡。下一阶段,建议依托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发挥电子商务领域的突出优势,争取“一带一路”跨境电商联盟落户杭州,并促成沿线国家在杭设立商会(协会),进一步提升杭州的国际影响力。

南京,在生态环境、国际文化等领域表现较为突出;但在开放平台建设方面,特别是“国际级开发区”指标,与除合肥外的其他城市相比存在一定差距,下一阶段,应当对接长江经济带发展战略,依托国际级江北新区,加快国家级平台培育,提升产业层次与发展能级。

综合而言,苏州不仅国际化程度最高,发展也最为均衡。下一阶段,建议适当融入上海大都市圈战略,在国际组织(商会、协会)地区代表处、国际友好城市等国际交流领域加大工作力度, 力争实现较大突破,进一步提升苏州的国际影响力。

宁波,在港口发展、网络覆盖、公共服务等领域优势较为明显,但是产业发展、创新文化等领域也存在较大差距。下一阶段,宁波应当依托“中国制造2025”发展战略,加大对制造业龙头企业及创新母体的支持、培育力度,并借助承办中国—中东欧投资贸易博览会的契机, 强化国外特别是中东欧国家的资金与技术引进, 加快中外合作园区的建设与布局,提升宁波的产业层次与创新能力。

合肥,作为城市国际化进程的追赶者,则要紧密结合“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与合肥都市圈建设,以经济国际化为引领, 以国际级滨湖新区创建及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建设为依托, 发挥自身在教育与科研领域的优势, 实现城市国际化建设的全面、快速提升。


作者:宋炳林,中共中央党校博士后,宁波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副研究员;陈琳,宁波市社科院经济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快捷服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