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历史研究会找到老红军蓝碧轩烈士家乡
发布时间:2018-07-0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学会处 字号:[][][]
分享到:

6月30日上午,天气阴沉,乌云低垂,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和福建商会党支部、万里学院红色志愿者,在四明山心蓝碧轩烈士墓前,隆重举行祭扫老红军蓝碧轩烈士仪式。

“大队长,我代表我爸爸来看你了,你的家乡人也来了,我们不会放弃找你的家人。”祭扫仪式上,老战士陈灵的女儿陈丽灵泪流满面说,“这位大队长,让我父亲铭记了一辈子。”

烈士倒在冲峰的路上

在庄严肃穆的现场,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代表发言,介绍了蓝碧轩烈士的生平。蓝碧轩烈士是福建龙岩市上杭人,是红军长征后,坚持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的老红军。

1937年七七抗战全面爆发,国共合作抗日,坚持三年游击战争的八省红军游击队跟着陈毅、粟裕改编成新四军,转战大江南北,1942年蓝碧轩跟着何司令员、张文碧调到三北游击司令部,开始在教导队任队长,后调三支队一大队任大队长。

1943年10月,躲在天台的国民党反共顽派据上级命令,集中三万大军,十倍于我,我军以何克希司令员名义四次通电呼吁团结抗战,一致对敌,但反共顽固派置若罔闻,在11月向四明山心蜻蜓岗、大俞进攻。

1943年11月19日,蓝碧轩率队向大俞“挺三”贺钺芳部进攻,在冲锋前,他为跟他的小战士陈灵系好了鞋带,带头冲锋,不幸中弹牺牲。因为当时敌人很多,部队迅速撤出,遗体由四明山大俞群众抬到四明山心巨石旁。

后来,鄞县人民政府出资在四明山心巨石旁筑蓝碧轩烈士与三名无名烈士墓,旁建两个亭子。但蓝碧轩烈士的家究竟在哪里?有说广西的,有说江西的,一直没有定论。

当年的小战士一直在寻找大队长的家人

当年的小战士陈灵的女儿陈丽灵说,“我老爸经常给我讲起75年年前那段终生难忘的情形,他说:1943年11月19日晚,大队长蓝碧轩带着我们爬过海拔700多公尺高的杖锡山顶,经过燕子窠,直下壁陡的冷弯,挺进大俞村。大俞有条大溪,分成东西两边,敌人住在溪西山头有个红岩头,这是制高点,山上有两个要口——百步阶和太阳岭。

“开始冲锋前,大队长弯下腰帮我老爸系好鞋带,他就带头冲锋上前,我们跟在他后面,敌人机枪响了,大队长当场就跌倒在地,英勇牺牲。这股敌军叫贺钺芳部,有二千多人,人数多武器好,等他们冲了进去,击溃敌人一个连,敌人慌忙逃走了,但四面还有突击营敌人包围追赶着他们,他们部队立刻就撤了出来。1944年2月15日,谭启龙政委和何克希司令带着我们三支队夜里渡过大西坝,突围到三北地区。老爸说。当年,他们把大队长遗体托村民照料,解放后,他一直在寻找大队长埋葬在何处?

“我爸爸从十六七岁红小鬼成长,到结婚成家、生儿育女,几十年来,始终没有忘记他的蓝大队长。1989年,他和余姚党史办同志终于找到了蓝大队长遗体的下落,在四明山区的鹿窠村,如今是鄞县杖锡乡政府所在地。乡政府把沙鹿坊的解永尧同志找来了,老解已年逾古稀,回忆起这段往事,他那年只有十多岁,清楚地记得‘大俞山战斗’后第二天上午,四明山乡亲们分别从百步阶和大俞方向抬来了四位新四军烈士遗体,放在他家屋后一块茶树地。其中有一位烈士,是由大俞群众抬来的:身材中等,脸庞清秀,手指细长,长得很文气,身上穿着灰布军装,里面是针织毛衣,肩上还背着一条驳壳枪皮背带,枪当时已不在了……听到这里,我老爸叫道:这就是阿拉大队长啊!大队长牺牲那年才二十七八岁,是知识分子啊!”陈丽灵回忆说。

据解永尧回忆:他们村党支部就把这4位烈士遗体安葬在杖锡山“四明山心”一块巨石旁边的平地上。1989年,当时的鄞县县政府出资在那里造了一个坟,写上蓝碧轩烈士和三个无名烈士之墓,两旁筑起了两个纪念亭,每年清明节前后,附近小学的师生们都会前来扫墓祭奠。      
陈丽灵说,每年八一建军节前后,她老爸就会提出:“大队长,我已找到了你安息的地方(陵墓),不知是否还能找到你家乡和家人!”

“去年7月,我老爸又到蓝碧轩烈士墓前去看望他的大队长,当时天气很热,我们担心他的身体,劝他不要去,但他一定坚持要去。我和我丈夫驾着车陪着他去,我老爸下车后,就跪在地上爬了过去,放声大哭:‘大队长,我来看你了,你的家里人究竟在哪里啊?!’这就是我老爸永远的心结。 

“大队长”的家乡终于找到了

宁波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年轻的会员孙嘉仪告诉记者,他们一直没有放弃寻找烈士家属的信念,一个偶然的机会,最终从网上查到蓝碧轩是福建上杭人,但烈士家人究竟在哪儿,至今还没有找到。福建商会党支部知道此事后,决定代表烈士家人前来祭扫烈士。

“作为烈士的家乡人,我们感到无比光荣。”福建商会党支部的党员代表说,烈士们用信仰与追求、责任与担当、气质与情怀,给他们上了一堂特殊的“党课”。“在七一前夕,我们缅怀先烈,不单单是为了纪念,更要把他们的精神品质代代相传。”

“我老爸现在住在医院中,已经不能言语了,我告诉他:我们一起去祭扫大队长,爸爸点点头,眼角中含着泪水。”陈丽灵说。后来因为父亲的身体原因,还是没有到场,我代表他来看望一下他的大队长,这对他来讲,也是一个最大的安慰。
新四军历史研究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新四军浙东纵队里有很多老红军,他们都是江西、福建、浙南人,红军长征后参加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在战斗中牺牲的还有很多,他们中大多数都不知道原藉是哪儿,家人现在情况如何。“我们对抗战中牺牲的新四军烈士表示深深的悼念,同时他们也不会放弃寻找烈士的故乡和家人,让其早日魂兮归来!”

 (宁波晚报记者 边城雨 新四军历史研究会 周雅飞)




 


快捷服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