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湾区经济发展愿景的实现障碍与破解策略
发布时间:2018-08-15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宁波发展蓝皮书2018 字号:[][][]
分享到:

一、宁波湾区经济战略面临的障碍


障碍1:蓝色产业创新驱动的地方根植性与新兴海洋产业的全球嵌入性差。我们认为科教研发、港航经济、临港大工业、海洋生物产业、滨海旅游是“宁波湾区”建设的主要产业,需要进行深入的产业创新驱动发展研究。创新是湾区经济的魅力所在,与国内主要海滨城市相比,宁波科技创新能力存在一定差距:一是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和比重仍然较小。2016年,宁波高新技术产业产值6317亿元,约为深圳的30%、苏州的40%。二是高等教育资源严重缺乏。宁波高校数量仅为15所,缺少985、211高校,后备人才资源发展不足;全国重点学科数还未实现零的突破。三是创新投入依然偏低,2016年,宁波全市研究和试验发展(R&D)经费占地区生产总值比重为2.5%,低于深圳(2015年为4.05%)、广州(2015年3%)、杭州(3.1%)等城市,与省内“大湾区”的湖州(2.6%)、嘉兴(2.81%)相比也相对较低。

障碍2:三湾功能定位及其与中心城区——周边地区的协同性差。宁波三湾区的产业与城镇的协调发展研究,未来应重点围绕湾区的宜业、宜居、宜游等强化杭州湾临港装备制造及其研发、镇海北仑象山的港航服务功能与国际保税自由贸易及滨海休闲、宁波三门湾的特色小镇和海洋牧场等的研究。宁波三湾区域分属不同行政区划,涉及不同层级的行政协调,在产业联动发展、基础设施共建、环境统一治理、民生保障共享等方面的联动发展机制还不明确,激励机制和沟通渠道还有待完善。首先,规划体系不健全,导致目标难一致、发展难协同。宁波三湾区域尚缺乏站在全省层面的统一规划,各湾区现有规划多以属地政府城市总规为基础,未统筹产业发展、基础设施建设、生态环境保护等。其次,管理体制机制上政出多门、多头管理,跨区域、跨部门保护尚未形成合力。尤其是一些关系湾区发展的重大设施布局与建设时序难以匹配衔接,一些重大生态保护问题悬而不决,甚至对同一湾区污染的基本原因都难形成共识。

障碍3:生态环境保护压力较大。目前宁波三大湾区生态环境质量常年处在不健康和亚健康状况。根据2016年海洋环境质量公报,杭州湾、象山港(湾)、三门湾入海口附近均为劣四类水质,且近岸海域、河口水质富营养化较高,无机氮、活性磷酸盐和化学需氧量等指标都超标。沿湾环境不优美,沿湾尚有大量石化类和化工类园区,海水含沙量大常年浑浊,湾区滨海湿地减少、湿地生态服务功能下降,部分地区为片面追求围涂投资效益,自然海湾和美丽海岸线基本消失。

障碍4:开发效率低且国家级产业平台建设严重滞后。杭州湾最早始于2001年、象山湾囿于生态环境保护一直停滞、宁波三门湾始于2012年建设浙江省产业集聚区,可见宁波三湾土地综合利用和产业集群建设在全省产业集聚区建设进程中起步相对较晚。宁波三湾区规划区土地面积开发利用率和资本投入强度,低于杭州滨江新区,相较杭州滨江新区的产业平台建设,宁波三湾未能充分抓住“‘互联网+’行动计划”“舟山群岛国家新区、江海联运服务中心”等国家战略并结合湾区产业发展特点搭建产业平台,尤其是公共科技服务平台、企业研发国家实验室、产学研合作孵化器、院士工作站等的引进,严重滞后。

二、推进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策略

把创新作为推送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核心动力。突出创新在湾区经济发展的核心地位,千方百计集聚全球高端创新人才、创新研发机构等科创资源,打开湾区创新驱动发展的通道和空间,提升湾区发展水平和质量。

把一体化作为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先行条件。突出宁波湾区重点领域的一体化建设,花大力推动湾区交通、产业、民生、生态环境等一体化发展,构筑层次分明、分工合理、特色鲜明的一体化发展新格局。

把港口最大资源与开放最大优势结合作为湾区经济发展的最大特色。港口资源和开放发展是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特色,要抓住湾区经济发展契机,在更高起点上放大港口、开放的联动效应,主动融合国家开放发展战略,发展更高层次的开放型经济,提升城市国际化水平。

把生态文明作为湾区经济发展的本底支撑。树立可持续发展理念,统筹加强生态环境保护、生态经济发展和生态文明制度建设,构建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着力建设生态型的湾区,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

把机制创新作为湾区经济发展的突破口。加快破解制约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机制障碍,将其作为推动湾区经济发展的突破口和着力点,通过实施一批具有突破性的改革事项,扫除发展障碍,释放发展活力。

把集聚全球型产业平台作为宁波三湾的实施路径。搭建公共科技服务平台,推动研发机构、创业孵化体系建设,打造引领宁波三湾经济发展的自主创新源头和原始创新策源地。

三、推进宁波湾区经济发展的抓手

1.谋划全域顶层设计,突出空间分工、科技平台、人才培育的重点统筹与推进路径

提升“湾区经济开放”在国家开放战略中的地位,从国家层面进行顶层设计, 给予政策支持。加强三湾区内部的产——镇合作协调,建立有效的科技合作平台和竞争机制,根据产业地方特色与全球嵌入情况统筹推进人才集聚与创新创业政策体系,通过差异化定位与错位互补,实现湾区协同和共同发展。

(1)宁波杭州湾一是注重“网状”开发,以智能制造为主线,将各平台进行连接贯通,并通过整合区域内的各类工业平台,将各类(智能汽车、智能医疗、智能家电、智能海洋装备)平台能级提升,形成网状开发的模式。二是主攻与智能制造关联的科技创新平台。以优势特色产业集群和产业链为抓手,集中引进汽车制造研发中心、航空设备制造研发中心、智能家电设备研发中心等重点行业研发中心,构筑智能制造产业各类研发平台。三是全面对接上海全球科创中心建设。 重点引进优秀的创业孵化管理团队,重点孵化科技类创业创新企业,孵化培育中科院系统内外的科技创新项目。加强与上海科创中心创新平台的对接合作,形成交流共建机制,积极争取在区域设立合作平台。积极支持各类孵化载体建设, 推进一批混合所有制孵化器,探索建设“科研+产业+资本”的新型研发机构。

(2)宁波象山港湾以象山港大桥为线,以西区域打造为“休闲湾”、以东区域打造为“国际物流湾”。一是注重“点状”的开发。象山港湾生态环境决定了象山港湾需要通过“插花式”的点状开发,促进宜适合开发的快速发展。二是打造成为国家级的海湾公园。突出区域海洋生态环境优势,积极争取将区域作为国家级的海湾公园予以打造。三是注重国际会议、滨海休闲运动项目和海洋为主题促进“旅游+”的深度开发。

(3)宁波三门湾地区主要是“以新兴产业为主体的新兴产业发展湾”,一是要注重“片状”的开发。即依托已经完成的围垦资源整体规划,吸引大平台大产业的引进。二是要聚集通用航空、游艇制造等大产业引进培育。三是推动港口资源的开发日程。有条件也有基础成为宁波舟山港的补给港和组合港。

2.紧扣城区与湾区新兴产业联动发展制定宁波湾区经济发展“多规融合”空间规划。

抓住中心城市的产业结构,通过产业配套、转移、结构升级等有序调整的方式,来加强湾区内部之间的产业链、技术链、人才链的合作与协调发展,使区位条件优越、创新能力强、资源集聚高的湾区经济增长极成长为带动与辐射整个湾区腹地,从而引领市域经济的发展。

(1)以强化宁波都市区在长三角城市群规划中的功能定位为导向,加强宁波舟山合作共建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中国(浙江)自由贸易区、义雨舟开放大通道、浙东南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等重大平台,着力打造全球一流的现代化综合枢纽港、国际航运服务基地和国际贸易物流中心,形成长江经济带龙头龙眼和“一带一路”倡议支点。

(2)加强北仑——金塘、梅山——六横等重点沿湾区域合作。北仑——金塘区域以舟山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建设为契机,在大力推进金塘北部围垦工程的基础上,利用宁波——舟山港现代化、国际化集装箱物流中心的优势,与宁波北仑区块形成联动,重点建设国际江海陆联运服务中心,着力打造以港口物流业、临港产业为主, 港产城融合发展的现代海洋产业体系。梅山——六横区域着力提升发展传统海洋产业,打造海洋生态科技产业集群平台。充分利用宁波梅山国际贸易、港航运营、现代物流、离岸服务等现代服务业优势,在临港工业发展与生产性服务业、现代服务业发展方面开展合作和互动,形成有产业支撑、后勤保障、服务配套的经济合作区,进一步提升梅山——六横区块的竞争力和影响力。

(3)积极树立沪甬协同建设世界级大湾区共同愿景。沪甬合作整体上已进人优势互补的新阶段,目前沪甬合作亟待大突破,宁波要进一步增强沪甬合作的主动性和力度,着力在湾区重大空间、平台、项目、体制、机制等方面的系统设计和落实上超前谋划。积极推动宁波舟山港共享上海自贸试验区和国际航运中心政策,重点可在梅山新区建设商务区、商贸区、人居区、休闲区,保障国内外港航物流企业在梅山新区注册落户发展,打造航运服务企业总部基地。支持和引导上海、浙江等企业以梅山新区为基地培育延伸航运物流、航运金融、航运信息、中转集拼等服务业,加快形成国际化港航物流产业集群。

3.注重基础设施、人力资本政策的空间一体化和全面提升开放包容水平

加快湾区交通一体化进程,致力于基础设施结构的改善。加大湾区人力资本投入。促进人力资本水平高的地区的产业——空间集聚的程度。系统提升湾区的开放层次与包容的文化氛围,吸引优秀的国际企业和人才。

(1)以多式联运夯实港口核心竞争力。高水平建设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宁波海铁联运试验区,实施内河水运复兴,大力发展江海联运、海河联运、海铁联运等多式联运。打造宁波舟山国际枢纽港,提升港口国际化水平。建设梅山、金塘、 穿山等集装箱国际中转服务区,积极布点“一带一路”沿线港口,探索推进以资本为纽带的国际港口间合作,进一步加密和拓展国际海上航线,提升港口国际影响力。高水平推进江海联运,规划建设小洋山北侧江海联运作业区,完善江海联运集装箱运输体系。加强与长江经济带沿线港口合作,拓展沿江集装箱港区和内陆无水港布局,打造全球首位的江海联运枢纽。大力发展海铁联运,积极推进国家海铁联运示范通道建设,在提升发展“宁波舟山港——浙赣湘(渝川)”集装箱海铁公多式联运发展水平的基础上,争取设立宁波铁路口岸,建设铁路集装箱中心站等。以宁波为起点完善“甬义新欧”班列,规划建设一批新的“无水港”。加快发展海河联运,加快杭甬运河宁波段三期工程建设,增强海河联运能力。积极发展海空联运,争创国家临空经济示范区,开辟“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新航线。

(2)以建设世界级自由贸易港为重点,全力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把推动贸易投资便利化作为“一带一路”建设综合试验区的核心内容。推动自由贸易区建设、促进贸易便利化,是“一带一路”开放之路建设的关键路径。宁波作为外贸大市、开放强市,要集成发挥自身开放优势,积极拓展与沿线国家(地区) 深层次经贸合作,构建更高标准的新型开放体制,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政策复制,努力在以现代服务业为主体的新一轮对外开放中先行一步,并在探索贸易投资便利化方面勇当先锋。打造梅山自由贸易岛,以梅山岛为核心争取国家港航服务改革试点。包括加快复制上海、天津等地国际船舶登记、中资“方便旗”船舶税收优惠、沿海捎带、启运港退税等政策,创新国际船舶登记制度、航运业务运作模式、航运金融开放、航运税收政策等。建设大榭能源自由贸易岛。重点是做大做强能源国际贸易,积极争取建设原油、成品油、LNG等能源大宗货物交易市场和交割基地,拓展能源进出口代理、能源贸易金融、能源运输保险等生产性服务业,积极争取特定产品贸易的税收优惠政策。积极争取将宁波梅山作为落实中澳自贸协定的重要落地区域。加强与澳大利亚金融合作,推动澳大利亚国家证券交易所(NSX)与我省股权交易中心和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合作,拓展与澳大利亚在大宗商品期货领域合作。

(3)打造一批中外合作高能级平台。宁波在中东欧合作、中意合作、中澳合作等领域已有一些国家级的平台和试点,下一步要继续深化这些改革试点内涵, 加强平台建设,为我国开展中外合作进行示范。重点是争创中东欧投资贸易综合试验区,提升中意(宁波)生态园等国际产业园合作开发水平,积极争取在双边与多边自由贸易协定方面先行先试。依托新材料科技城、国际海洋生态科技城建设,积极开展国际产业和科技合作,引导和支持民营企业“走出去”,推进国际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合作,成为“一带一路”产业科技合作引领区。

(4)建设“一带一路”保险综合服务中心,为“一带一路”建设保驾护航。探索建立“一带一路”巨灾保险合作基金。实现“一带一路”国家巨灾风险基金的集合、共享、互助和管理,创新对外援助模式。加快发展对外工程保险、海外投资保险、境外人身意外伤害保险等业务,大力发展出口信用险,推动设立“一带一路” 财产保险公司,为企业“走出去”提供全过程风险管理和一揽子金融保险服务。

(5)聚力建设一批高水平的人才培养与科技创新平台。支持宁波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努力建设适应和服务区域经济发展的高水平研究型大学,推动宁波工程学院、宁波财经学院等创新学科组织模式,按照国家应用技术型大学建设要求,聚焦宁波产业需求设置学科专业,推动建立产教融合创新机制,培养技术技能型人才。大力引进国内外优质高等教育资源,将宁波湾区建设成为优质高等教育集聚地和中外合作办学实验区。支持宁波创建一个跨学科、大联合和深度协同创新的国际一流的新材料国家实验室,成为全国新材料与先进产业创新的策源地。

4.提升重大平台集聚路径与共享模式催化加速湾区建设

主要通过对接上海、杭州和与舟山等同城化发展,谋划国家级产业平台建设的共享与共建机制,提升跨域一体化集聚国际一流产业平台的成效,催化、孵化宁波三湾重要产业平台建设。

(1)以上海为龙头,通过沪杭甫、苏锡常宁两个方向的经济带形成了一个 “∑”形的湾区,吸引了全球资本、人才、商业与货物在此集聚,有效囊括了2017年6月浙江党代会提出的打造环杭州湾大湾区。已建立的环杭州湾大通道和宁波舟山港——长江中上游的河海联运有助于跨区域合作内容与合作方式的深化及其体制优化,奠定了宁波湾区经济创新跨域共建共享产业平台的可行性。

(2)宁波湾区要借助上海大湾区一体化发展的良机,多维度打造自己在上海湾区或环杭州湾湾区中的“朋友圈”。首先,要不断提升宁波与区域要素中心的链接度(如与上海错位互补导人高端要素、与杭州共同唱好“双城记”、连通义乌与舟山构建内外互通开放大格局),构筑空间分隔但功能紧密的新型都市区的领导能力。其次,要注重强化“有形之基础”和“无形之影响”。要抓住“中国制造2025”试点示范城市契机,构筑一系列智能制造产业研发、孵化与院士工作站等科技要素集聚,形成宁波湾区创新引擎;进而带动港口优势转化为开放优势,促进港口服务业与宁波湾区制造、研发的互动融合发展。

(3)跨域共建共享湾区重要产业平台的路径是创新链接、共享和整合的策略。链接层主要指提升宁波湾区在长三角交通廊道链接和战略节点建设;共享层指宁波舟山港直接腹地及竟争性腹地范围,重点落实宁波湾区在航运、科创、 海洋金融方面的中心职能;整合层主要指明确宁波三湾内部空间和杭州(上海)——宁波湾区——舟山(台州)之间协同的重点领域和项目。

(4)宁波对接上海、同城杭州的国家级产业平台,主要包括抓住智能制造(汽车、海洋装备、家电等)创新的“区块链”,推进宁波湾区与上海或杭州的大学、中科院研究所等在宁波湾区合作建立高新技术工程实验室、新材料研究院等公共技术平台;组织湾区制造企业与国内外众多院所开展产学研合作对接,催化省级及以上各类企业研发平台,建设院士工作站、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院士专家服务中心等,形成湾区孵化体系及其集聚高端创新创业人才的辐射效应,全面提升宁波湾区科技成果转化、技术咨询、重大关键性技术攻关、大品种二次开发、企业人才培养等方面成效。


作者:马仁峰

来源:《宁波发展蓝皮书2018》专题篇《迈向“海湾时代”宁波加快发展湾区经济对策研究》



快捷服务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