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讲坛“以文化的视野观照微型小说创作”讲座在天一书房举行
发布时间:2019-12-03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学会处 字号:[][][]
分享到:

微型小说,又称为小小说、掌上小说、迷你小说、闪小说等。许很多人会觉得小小说是舶来品,其实它在中国早就出现了。

11月30日下午,宁波文化研究会与天一书房联合承办社科讲坛在宁波天一书房举行,由文艺评论家赵淑萍带来主题为“以文化的视野观照微型小说创作”的主题讲座。

微型小说历史悠远

讲座伊始,赵淑萍先讲述了微型小说的最初的故事。

“先秦以前的神话、传说,有集中的人物刻画,有起伏的情节,有细节,这些可以视为小小说的萌芽了。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小小说出现了第一个高峰,如东晋的《搜神记》,其中有我们耳熟能详的《董永》、《干将莫邪》等。南朝宋时又有刘义庆组织一批文人编写的《世说新语》。”

唐代和宋代,是中国文化高度发达的年代,小小说(微型小说)也随着出现了高峰。如张鷟(zhuo)的《朝野佥载》、刘餗的《隋唐嘉话》、宋代的《太平广记》。至于大文化欧阳修也曾写过《归田录》,东坡先手(苏东坡)写的《东坡志林》另外就是沈括的《梦溪笔谈》等。

至于元明时期,小小说有些式微。到了清代,小小说再次出现一个高峰,两部笔记体小说,堪称双璧。一部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另一部纪晓岚的《阅微草堂笔记》。

说完了中国古典文学中的微型小说,赵老师介绍了宁波的一些笔记体著作。如余永麟的《北窗琐语》和徐时栋的《烟屿楼笔记》等。“例如《北窗琐语》,这本书记载明代人物逸事、风尚变化等。其中关于嘉靖年间日本倭寇的情况和记载,与《明史•日本传》互有异同,为治明史者提供了宝贵的史料。至于《烟屿楼笔记》的作者徐时栋,更是我们宁波值得永远纪念的藏书大家。”

近代小小说精品不断

当时间线来到当代,赵淑萍生动地讲述了汪曾祺先生的名篇《陈小手》、《鉴赏家》。而后,分享了冯骥才先生的《苏七块》《酒婆》和《刘道元活出殡》等篇目。

“相比汪曾祺先生小小说的生活态、原生态,冯骥才先生的小小说则富有传奇色彩。冯先生以自己的生活阅历和文化修养来打底。他曾接触了大量社会底层的人,以开阔的文化视野和悲悯情怀对人情、人性进行观照。”赵淑萍如此说道。

正所谓,每个作家都应该用好自己的文化库存。当代,孙方友大量利用了陈州地方的典籍、史志以及民间传统等史料创作了《陈州笔记》。除了孙方友的“陈州系列”,还有谢志强的“沙漠系列”、张晓林的“书法菩提”、刘建超的“老街系列”…….都以文化的视野观照创作,产生系列,产生集束的影响。

讲座的最后,赵淑萍对读者在阅读小小说的时候,我应该读些什么进行了总结。那就是读背景,读细节、读象征、寓意、读技巧,并佐以丰富的实例。

新闻链接:

赵淑萍,作家,文艺评论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理事,宁波市作协评论创委会副主任,海曙区作家协会主席。作品散见于《文艺报》、《中国校园文学》、《小说界》、《安徽文学》等二十多种报刊杂志。有作品入选《小说选刊》、《小小说选刊》、《微型小说选刊》、《新中国六十年文学大系》等多种选刊、选本及年度权威选本。出版小小说集《永远的紫茉莉》;散文集《自然之声》、《坐看云起》;与人合著报告文学《百年和丰》《东风蝴蝶》《江东人家》;作品曾获第三届世界华文微型小说奖;全国第九届、十一届、十五届微型小说奖;《百花园》年度原创优秀作品奖;《小小说选刊》双年度优秀作品奖。

记者:朱立奇通讯员:徐晓虹

来源:宁波晚报

快捷服务区